古道历程

- 古道历程

“丝绸古道”是今人寻古探幽的范畴,新疆则是“幽秘”最多之地。
新疆古称西域,是“丝绸古道”的核心地段,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条连接欧、亚、非三大洲陆上交通的国际商旅大通道。它以长安为起点,沿渭水西行,过黄土高坡,经甘肃河西走廊进入新疆,穿绿洲、越沙漠,过中亚地区,西行波斯,至君士坦丁堡,最后到达终点—意大利的罗马、威尼斯等地。其中途经新疆的路段是最长也是最重要的一段。
“丝绸古道”在新疆境内分为南、中、北三条主要干线,穿越新疆50多个县,其两侧古城错落,烽燧矗立,佛洞处处、古墓连连、屯田遗址遍地。 南线沿昆仑山北麓西行,经楼兰下若羌、且末,西行过和田、莎车,翻越帕米尔高原,再奔中西亚。这条线路保存古迹很多,有罗布泊、土垠烽燧、楼兰遗址、楼兰墓葬、且末古城、瓦石峡古城、尼雅遗址、东汉墓葬、精绝国故址、石头城、公主堡等。
中道(汉朝称作北道)从玉门关沿天山南麓,经哈密西向吐鲁番,过焉耆、库车、阿克苏到喀什后,再越帕米尔高原至中亚一带,这条线古迹亦多,重要的有交河故城、高昌古城、阿斯塔纳古墓、龟兹古城、克孜尔千佛洞等。北道是隋唐时期才成为“丝绸古道”一条重要通道的。这条路从酒泉斜向西北、达伊吾绿洲,抵巴里坤草原,再向北越天山至吉木萨尔,后沿天山北麓西去伊犁。北道降水较多,古城及遗址保存较南疆逊色,比较有名的有巴里坤古城、伊宁的吐鲁番于孜、霍城的阿力麻里等。这一带分布很广的草原石人和土堆墓则是引人注目的一个亮点。
新疆是丝路文化表现最为辉煌的区域之一。这里保留下来的古代文化遗址,其历史之悠久,数量之众多,涵盖民族之广泛,为世界之最。有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,列为国家一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,列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,列入地州、县市级保护的约有近千处。从时代来看,上迄新旧石器时代,下至清代;从地域看,几乎遍布大小绿洲草原、山麓水畔,乃至沙漠戈壁之中。
“丝绸古道”早在秦汉之前就有人行走,张骞历险“凿空”,西汉王朝统一西域,“丝绸古道”得以拓展,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,沟通东西方经济、政治、文化的纽带。“丝绸古道”行程漫长、铃响马啸,大漠雪峰、路途艰险,行人不绝、繁忙如画,堪称古代中外交通史上举世无双的伟大创举。
在丝绸古道上:盘古、后羿、女娲、伏羲……这些西部高原的众神曾留下过足迹;炎帝、黄帝、周穆王、西王母……这些居住在昆仑的帝王曾留下过足迹;张骞、班超、解忧、玄奘……这些“凿空”西域、勾连中原的使臣曾留下过足迹;羌人、汉人、塞人、月氏人、乌孙人、匈奴人、高车人、吐蕃人、突厥人……这些远古的部族曾留下过足迹;萨满教、袄教、佛教、道教、摩尼教、景教、伊斯兰教……这些世代相传的宗教曾在这里留下过足迹。等等,等等,那该是何等繁忙的景象,更有物品、技术、文化、艺术的传承,真可谓车马喧嚣、乐舞美妙。
旅游者走过“丝绸古道”,抚今思昔,无不赞叹:丝路胜迹、璀璨辉煌,中外文化、美不胜收。
 
 
四、中国葡萄酒发展史
中国葡萄酒的起源于9000年前,葡萄酒产业开启于2000年前。纵观汉武帝时期至清末民国初的2000多年,中国的葡萄酒产业经历了从创建、发展到繁荣的不同阶段,其中,有过繁荣和鼎盛,也有过低潮和没落,与之相随而行的是绵延不断、流传至今的灿烂的中国葡萄酒文化。她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华的民族文化,并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;她真实地记载和再现了中国葡萄与葡萄酒产业的发展历程,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中国葡萄酒业—传统民族产业—的繁荣。
中国是世界葡萄发源地之一,有着悠久的葡萄栽培历史和连绵不断、光辉灿烂的葡萄酒文化。但葡萄和葡萄酒产业的再次崛起却是近30年的事情。与世界下滑的趋势相反,中国葡萄和葡萄酒产业增长势头强劲。据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(OIV)的统计资料,2013年中国葡萄种植面积68万ha,葡萄产量1150万T,葡萄酒产量118万T,葡萄酒消费量241万T,分别比1986~1990年间增长4.5、14.2、4.3、6.4倍,分居世界第四、第一、第七和第五位(OIV,2014),成为稳定全球葡萄与葡萄酒产业的主要动力,已进入世界葡萄与葡萄酒产业大国行列。但世界葡萄产业以葡萄酒为主,而中国的葡萄73%为鲜食葡萄,用于酿酒和其他加工的不足30%。
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中国葡萄与葡萄酒产业已经进入调整结构、优化产品的稳定发展时期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人们对葡萄酒及其文化的逐渐认同,葡萄酒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,其需求量呈增长趋势,这也带动了葡萄产业的发展。中国消费者正在成为世界葡萄和葡萄酒消费的生力军和推动者。国内大量葡萄酒庄应运而生,越来越多的国际葡萄和葡萄酒投资商将目光投向了中国。